打电话去那家“宠物公墓”预订墓地时

“Bear3年前死后就一直葬在公墓里,我们每年都去看它一次。”5月15日,成都市民张澜和女儿岽岽驾车来到蒲江县城外的一处“宠物公墓”,把牛奶、火腿肠放在Bear的墓碑前。张澜口中的“Bear”,是陪伴了她和家人17年的博美犬。

“Bear,谢谢你17年的陪伴,来世我们再做家人!”张澜向记者介绍,这句墓志铭是3年前女儿专门写给Bear的。

据成都市宠物产业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成都人饲养宠物的数量超百万只,且每年还在不断增加中。按每年8%至10%的死亡率计算,一年至少有10万只宠物尸体待处理。虽然这几年成都出现了不少“宠物公墓”,但以张澜埋葬Bear的“公墓”为例,所掩埋的宠物尸体也不过千具,绝大部分的宠物究竟“魂归何处”?如何处置心爱的宠物尸体,不少网友也都很困惑。

因“情”而起 “宠物公墓”价格不菲

“其实早在2008年,我就开始在为Bear找墓地了,因为它10岁左右就开始出现老年性癫痫、白内障等病症。”张澜告诉记者,她在网上查到蒲江县城外一处“宠物公墓”的信息,“打电话过去咨询,一个墓地1000多元。”

“对于我们来说,Bear就是家人,还是希望它有个‘好去处’。”张澜告诉记者,之所以给狗狗起名Bear,是因为丈夫姓熊。Bear在她家的17年中,她先后经历了父母过世、女儿离家赴上海读大学、自己从职场淡出成为家庭主妇……“这期间,Bear一直陪着我度过。”父亲过世后的那段日子,张澜患上了轻微的抑郁症。有一天她坐在沙发上无端端哭了起来,Bear突然跑过来用小脑袋蹭她的手,那一刻,她突然意识到:陪伴有很多种,Bear给她的,也是一种。

到了3年前Bear去世前一天,张澜打电话去那家“宠物公墓”预订墓地时,价格已经飞涨到3000多元。“虽然价格超出我的预料,但狗狗断气后我们一家马上就开车把它送了过去。”张澜至今还记得,Bear小小的尸体,连同生前用过的碗、没吃完的狗粮、玩过的毛绒玩具等物品一起,葬在这块不到一平方米的墓地下。

而成都市民何琼一家与牧羊犬西妹之间的相伴,也令人动容。何琼是一名机械设计师,上班经常忙得不可开交,“但我一回到家,西妹马上就扑过来,用头蹭我,要我摸”,无论白天工作再苦再累,面对西妹热情的“熊抱”,再疲惫的心都会融化。

何琼的丈夫曾失业在家,情绪一度非常低落。“有的时候心情特别不好,说话有点重,但西妹很懂事地把脑袋一耷,或者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睛望着他。”何琼说,如果不是西妹陪伴,丈夫不会那么快走出低谷,他们家也不会那么平顺地度过难关。

去年,西妹因病去世,何琼一家经身边爱狗人士的推荐,把它葬在龙泉驿区的一家“宠物公墓”里,“坟墓很简单,一张相片和一圈白色的栅栏,我们没给它写墓志铭,任何话语都无法表达对它的爱。”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