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宠物主人是直接把宠物遗体埋在小区绿化带内的

对于很多家庭而言,宠物已经成为了不可或缺的伙伴,甚至是“家人”。然而动物的生命是短暂的,随着天气越来越冷,犬瘟、犬细小等犬类常见传染病呈多发趋势,死亡率也较高。在贵阳,多彩贵州网记者调查发现,一旦宠物染病离世,主人在伤心之余,都会为宠物的“后事”发愁。
深埋:费时费力难规范
贵阳白云区刘阿姨的爱犬“豆豆”在今年七月病亡。天气炎热,“豆豆”的遗体必须尽快处理。刘阿姨一家没有车,只好乘坐客车将“豆豆”的遗体带到清镇县郊的一片荒山上草草掩埋。
“好在白云区的客车站没有安检,要不然我还不知道能不能过安检。”刘阿姨说。“豆豆”是一条斗牛犬,体形较胖。她细心地把“豆豆”的遗体用几只黑色塑料袋包裹好,再放到大背包里,担心被人发现。
对于大多数市民,挖坑也是一件体力活。刘阿姨一家齐上阵,用铁锹一铲一铲地挖了不久后,便汗流浃背。一个小小的坑,硬是挖了大半个小时。
看着简陋的小小的“坟头”,刘阿姨感慨,要是有“宠物公墓”就好了。刘阿姨还说,她知道有的宠物主人是直接把宠物遗体埋在小区绿化带内的。为了不让物管发现,都是在夜深人静时摸黑挖坑。
贵阳动物疾病控制中心工作人员说,家养动物死后,可在空旷地带挖1.5米左右的坑,撒点生石灰粉裹住填埋,最好还用三氯异腈脲酸粉兑水喷洒消毒。但是,很多宠物主人做不到这一点。“从卫生安全角度考虑,还是火化最好。”该工作人员建议。

重庆的一家宠物殡葬商家提供的宠物骨灰盆栽服务

重庆的一家宠物公墓
宠物公墓:阻碍太多落地难
2010年,贵阳有媒体报道,在贵阳东郊金翠湖有一块“宠物墓地”。这块墓地只有40多个墓碑,墓穴的平均面积不到1平方米。墓地分成3块呈阶梯状排列,价位从400元到1800元不等。
然而,这块墓地在不久后因为缺乏相关手续、侵占土地等问题被叫停了。
在其他省份,“宠物公墓”的申办也是个难题,成功落地的城市并不多。
江苏扬州一家宠物诊所负责人周旭东计划建“宠物公墓”,但因环评、投资等问题,申请遇到阻碍。环保部门认为,因无前例标准可参照,火化需参照人的标准,那一开始的投资就要上百万元。他觉得投入太大,最后搁浅申请。
“宠物公墓”的阻碍还来自于观念,一些市民认为,在土地日益紧张的情况下,让死宠与人争土地,属于浪费资源;也有市民认为,不应该让死去的宠物和去世的人同样享受有模有样的墓地,“那毕竟只是猫猫狗狗。”
除了挖坑埋掉或者埋于宠物公墓,要有人将宠物尸体直接丢弃。“在清扫街道时,如果发现来路不明的动物遗体,我们只能按照生活垃圾的处理方式被回收后集中焚烧填埋。”贵阳观山湖区环卫所环卫工人这样告诉多彩贵州网记者。还有一部分市民会把宠物遗体送到宠物医院,按医疗垃圾进行规范处理。可是贵阳的许多宠物医院都表示不愿意接收宠物遗体,一是为了医院自身的防疫安全,二是会大大增加工作负担。
宠物火化:建立“无害化处理中心”有章可循
在国外,宠物殡葬业是一个已经发展成熟的产业。据统计,英国大约有1100万只宠物,宠物火葬场有320多家,每年宠物市场的产值高达35亿英镑。法国、新加坡、日本等国家都立法规定,宠物尸体必须火化。
我国早在2014年,国务院就发布了《关于建立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机制的意见》,“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要组织建设覆盖饲养、屠宰、经营、运输等各环节的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场所”。目前在北京、浙江、上海等地就已经建成了“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
2016年5月31日,贵州省政府办公厅也印发了《关于建立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机制的实施意见》。根据该《意见》,各市(州)及贵安新区要在2020年前在属地选点建设1座区域性病死畜禽无害化集中处理场,县级政府要统筹规划建设病死畜禽收集暂存网点。可是目前,贵阳还没有成立规范的火化宠物的场所。一些想要火化宠物遗体的市民只能驱车前往重庆。
如果按平均100人就有1人养宠物的保守估计,贵阳约有4.6万宠物,而每年宠物的死亡率在5%左右,可推算出每年贵阳市死亡的宠物约为2200只。虽然,贵阳目前暂未有火化宠物的场所。可以预见,未来,通过正规途径对离世宠物进行规范的无害化处理,是趋势,也大有市场。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