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山庄宠物墓地在媒体方面的报道

成都市民王怡家里养了一只“中华田园猫”,快4岁了。她这样计划着,如果哪天猫死了,她就去买一个大花盆,自己把猫的尸体埋在里面,放在阳台上。虽然麻烦,也有传播病毒的危险,但她觉得,除此之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扔进垃圾堆,肯定是不能接受的;埋到土里,市区没空地,郊区不放心,不知道哪天就找不到了。

王怡的例子并非个案。在成都,养宠物的市民为数众多,仅仅宠物狗的数量就是一个不小的数字。据去年9月成都市卫生局透露的数据,全市统计在内的犬只数量就高达120万只。如果按每年8%~10%的死亡率估算,每年会有10万只左右的宠物狗死去。

但是,现实却是,在成都找不到一个合法的墓地可供死去的宠物安葬。成都商报记者 王越

■“自从你离开我,我没有一天眼睛里没有泪水。”

■“你曾经把我从孤独中救了出来,现在我怎么救你?”

■“咱们的家依然有你的位置,尽管你自己躺在这里。”

■“回来吧,我的朋友,哪怕只是一天!”

■“想到我曾经打过你,我更加痛苦!”

……

———阿斯尼埃尔是法国巴黎的一座宠物公墓,墓碑上刻着宠物的名字,生卒年月(上图),不少坟墓还有精美的雕像(右图)。而墓前的铭文,则一律是宠物主人的情感倾泻,是他们的单方面倾诉。

两个难题

无法火化,也无处安葬

为宠物办“身后事”在国内还属新兴事物,涉及很多部门,但没有相关的法律依据。

虽然根据我国《动物防疫法》规定,“病死或死因不明的动物尸体不得随意处置”,但是如何处理却没有具体说明。2010年7月1日起施行的《成都市养犬管理条例》,对此也是“点到为止”,“对确认患有狂犬病和死亡的犬只,应当依法采取无害化处理措施。”但主管该项事宜的部门并不明确,至于专门主管宠物殡葬的部门在我国更是没有。

没有地址的爱心山庄

事实上,打开浏览器,输入“成都 宠物墓地”这样的关键字进行搜索,很容易找到“爱心山庄”。这是一家位于蒲江的宠物墓地,提供宠物火化掩埋的全套服务,甚至还有自己的网站。

在爱心山庄的网站主页上,写有详细的殡葬服务介绍,并且明码实价。墓地分为西式型、中式型和树葬三种。2999元,西式型包括全套入葬仪式,青石墓碑,旁边种植银杏或桂花树,中式型则收费3999元。相比之下,树葬就要便宜很多,仅300元。所谓树葬,就是把宠物尸体埋到树下,不立碑,只在树下做个记号,方便宠物主人前来祭扫。另外,这里还提供宠物尸体火化服务,收费380元。所得骨灰,宠物主人可以自己保存,也可在此安葬。墓地制作时间为30个工作日,期限是十年。网站上还有各种“100%实景照片”可供观瞻,其中甚至还有宠物主人立的全英文墓碑,相当洋气。爱心山庄的负责人王女士介绍说,他们的宠物墓地目前已经葬了300多只宠物。

不过,关于爱心山庄的具体地址,王女士却一直含糊其辞,只是表示如果要前来安葬宠物,就走成雅高速,从“蒲江出口”出来,她就会来接。但在成都商报记者表明身份后,就没了下文。随后,记者前往蒲江,就其网站上标注的地址“鹤山镇蒲塘路”询问了很多当地人,但他们都表示并不清楚附近有个宠物墓地;至于墓地所在的“成佳药林场”,记者专程前往成佳镇探访,也无所获。

“无证户”的苦恼

王女士为何不肯透露地址并拒绝采访,成都商报记者后来才了解到其中缘由。

王女士的爱心山庄实际上是一个私人林业企业,工商执照主营范围并不包括“宠物后事处理”这一项。今年清明节后,蒲江县民政局联合当地工商局等相关部门,对爱心山庄进行了查处,令其整顿,不再允许有宠物入葬。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重庆。今年7月24日,在重庆市渝北区的一块宠物墓地,有关部门第三次来这里清理,所有的宠物墓地都被拆除。原因很简单,这里只是老板承包的一片林地,不能用于宠物墓葬。

现实是,私人想要取得“宠物后事处理”的营业执照相当困难。

2004年11月19日,成都市民彭成从成都彭州市工商局拿到了“宠物殡葬及用品零售”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据了解这是全国第一张用于宠物殡葬的营业执照。但后来由于受到各方质疑和压力,彭成的“天堂驿站”在工商局的要求下,执照上经营范围及方式一栏,由“宠物殡葬及用品零售”改成了“依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对宠物尸体进行无害化处理服务及用品销售”。此后,当地工商局也就再也没有发出过这样的营业执照了。

北京昌平郊外“宠物天堂墓地”的主人陈少纯,在申请营业执照时同样遇到了麻烦。“现在根本没有这个行业。”工商局的工作人员让陈少纯到民政局和畜牧局去问问,看是否需要他们审批。找到民政局,人家说:人的归这儿管,动物的不管。找到畜牧局,人家说:活的这儿管,死的不管。申请执照历时几个月,最后,陈少纯以国家法律并未明确禁止为由,才获得工商局批准,拿到了“宠物无害化处理”营业执照。

想要火化,也是难题

“如果爱宠死了,扔又没处扔,埋也没地方埋,还是火化比较好。不知道成都有没有这种业务,要多少钱?” 成都网友“娇狐拜月”思来想去,没有个答案,只好在网上发问。

而成都网友“fffly398”也面临同样的困惑:“我今年也想火化一只狗,结果人家没这个业务,埋到我家的院子里了。”

如果宠物死了,宠物医院能不能帮其火化?成都商报记者咨询了双林动物医院的工作人员,据她了解,成都没有一家宠物医院可以提供类似的服务,没有场地,也没有设备,因为这需要专门的焚烧炉。

在新津县,有一个四川省动物无害化处理场,可以接收动物尸体,但早已暂停营业。在简阳市,还有一个怀琴动物无害化处理场,最近的新闻是“新安装目前国内先进的无害化处理全套设备,日处理能力达到20吨”。不过,简阳市畜牧食品局副局长蒋增木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这个处理场不接受私人的宠物尸体处理,只负责处理养殖户的病害动物。

事实上,早在2004年,也是在简阳,就有可以提供宠物火化的服务场所。当时的媒体称其为“四川首家‘宠物火化间’”,位于四川省医学科学院实验动物研究所内。研究所有一台动物尸体焚烧炉,是当时西部地区惟一的一台。这台焚烧炉主要是处理实验所中的实验动物尸体,但也可以对死亡的宠物进行单独火化,保留骨灰。不过,记者联系到研究所的实验动物及相关产品销售联系人周亮, 他表示,最近一年上级单位已叫停这一服务项目,其中缘由,主要是怕私人的宠物会携带病毒,传染研究所中的实验动物。

无法火化,也无处安葬,正是宠物殡葬在国内的尴尬境地。那么,对于那些宠物的主人来说,宠物死了,是不是只能不负责任地把尸体扔进垃圾堆了?

一种情感

如何纪念你,我的宠物

他们是独居的空巢老人、没有孩子的夫妻、兼顾工作与家庭的中年主妇、远离家乡的外来打工者、没有兄弟姊妹的独生子女……他们郑重其事地把爱宠葬进墓地,表达对这些忠诚陪伴他们的动物的感谢,即使它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似乎也依然在温暖他们。

钟大姐和她的“花虎”

每次去看望“花虎”和它的妈妈,63岁的钟大姐都要转三趟车。

她家住在三医院附近,在青龙街她先坐上37路,直到终点站万家湾。然后转309路,坐到温江体育馆下车,再等温江204路,到终点站踏水厂,然后拐左,走过几百米僻静的小路,才来到了安葬她两只宠物狗的墓地。

这里便是四川启明小动物保护中心。这里是负责收养流浪狗的救助机构,但在那些流浪狗狗笼的背后,还有二十多座宠物墓碑,而边上的林地也有不少进行了树葬的狗狗。其中,有在这里死去的流浪狗,也有不少成都市民安葬在此的宠物。钟大姐家的“花虎”和它的妈妈就葬在这里。

狗狗死了怎么办?这是之前钟大姐一直很头疼的问题。家里养了一只狐狸犬,后来又添了一个“儿子”,就是花虎。狗的年龄都大了,说不定哪天就死了,但是又不知道哪里可以埋。一次钟大姐带着花虎在温江的一家宠物医院里看病,无意间听说了这里,过来看了看,就决定以后这里就是她两个宝贝的“家”。

不过,中心的位置也只不过是一个爱狗人士提供的临时居所,现在这块地要被收回了,而中心也要搬到洛带那边去了。

要给狗狗迁墓,钟大姐计划着,到时候买个坛子,自己去把花虎和它的妈妈的骨头捡出来,然后跟随中心的工作人员一起过去,把它们安置在新家。

这并不是件愉快的事情,但对于那些选择入土为安的宠物主人,这样的风险时常遇到,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胡萝卜、月季和“皮球”

薛德川在大学里和女朋友养了一只兔子,叫做“皮球”,但照料不善,养了两三个月,就在冬天死掉了。

薛德川的女朋友决定要把这只兔子好好安葬。她选择的是成都理工大学的星光湖,颇为浪漫的所在。那是在一个灯柱下面,薛德川专门买了铲子,去挖了个坑,然后给皮球进行了葬礼。两只胡萝卜,许多月季,和皮球一同下葬。胡萝卜是买的,月季是他们去学校花坛里偷摘的。

安葬一只兔子,这是薛德川的女朋友的“灵感”。她的外公曾养过一只京巴,京巴10多岁的时候老死了,外公就把它埋在了小区附近的一个地方。

后来薛德川和女朋还养过两只仓鼠。但有次两人到外地实习,托人照料,结果有一只就给饿死了。薛德川回来一看,觉得仓鼠太小,不值得埋,就直接把仓鼠扔进了垃圾桶,女朋友为此相当生气。(成都商报记者 王越)

“给它扫墓,就像去看望孩子”

半年不到,薜巍已经第4次来扫墓。照片上的小点是一只普通的白色波斯猫,趴在薜巍肩上,懒洋洋的样子。那时薜巍不到40岁,烫着卷发,微笑着。现在,她已经头发斑白,小点和她一家人共同生活了20年。有一年夏天,全家人都睡着了,平时性情安静的小点突然跳上床,拼命地把他们抓醒。睁开眼,已经是满屋浓烟———毛巾掉到蚊香上,火苗蹿起老高。如果不是小点叫醒他们,后果不堪设想。

最后两年,小点连沙发都跳不上去。薜巍知道它已经很老了,怎么送走小点,这件事情沉甸甸地压在她的心上。尽管它只是一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猫,但它是家里的重要成员,不能随便埋在什么地方。

炎热的夏天过后,天气很快冷下来,小点起不来,薜巍守护了它好几天。她记得那是半夜一点,她把它搂在怀里。它的身体软得像棉花,在她怀里睁开眼睛,随后,头耷拉下来。早晨,30岁的儿子打来电话:妈,把小点葬到宠物墓地去吧。这是他连夜在网上查到的。

他们给小点立了碑,树起小栅栏。从此,这块小方地成了薜巍新的牵挂和寄托。薜巍想它了,就去扫墓。“给它扫墓,就像去看望自己的孩子似的。” (中国新闻周刊)

国外的宠物殡葬

宠物殡葬业在国外是一个成熟产业,据统计,英国大约有1100万只宠物,宠物火化场有320多家,每年宠物市场的产值高达35亿英镑。历史最悠久的剑桥宠物火化场从建立之初平均每天只有2个客户,发展到现在每星期大约提供几百个服务项目。

宠物殡葬业可以提供诸如火化、棺木、宠物墓地和慰问卡等服务。此外,还有网上虚拟宠物墓地,专门接受宠物主人表达哀思的热线电话和支援团体等。在日本,商家把宠物“身后事”的商机发掘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日本的宠物火葬场不仅提供宠物火化服务,还提供告别仪式、骨灰存放和诵经超度宠物亡灵等服务。

国外宠物殡葬业发达的背后是相关法律的完善。不少国家较早就确定了宠物与人的平等地位,并通过出台法规,解决宠物殡葬问题。比如法国、新加坡、日本等国家都立法规定,宠物尸体必须火化。而在俄罗斯的首都莫斯科,市议会还专门通过了动物保护法,对宠物的生死都有安排。该法规定,宠物死后可以进入面积约2公顷的专门墓地。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