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园已经计划在翔安的新园区中预留出一块地来做宠物墓地

家住湖里的罗小姐家中的宠物狗死了,她想给狗狗找个安息之地日后可以凭吊,却怎么也找不到,无奈之下,前两天,她和老公只好趁着夜色,偷偷把狗狗的尸体埋到了湖里区一个公园里。罗小姐说,她身边一些有养宠物的朋友,也都在为自家宠物的“身后事”发愁:“外地都有宠物公墓了,厦门能不能也搞一个?”
昨日,导报记者从厦门海沧野生动物园了解到,该园已经计划在翔安的新园区中预留出一块地来做宠物墓地。
夫妻俩趁着夜色埋狗狗
4年前,罗小姐的朋友送了她一只名叫 “尼路”的拉布拉多犬,她和老公都很喜欢,她自己更是将“尼路”视为家里的一分子。前两天,“尼路”被她的母亲带到岛外住了几天,结果不幸发生了,“尼路”在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土方车辗死了。
伤心过后,罗小姐开始为“尼路”的“身后事”发愁。“问了一些朋友,朋友告诉我可以给动物卫生监督所打电话,将狗狗交给他们做无害化处理,可那都是集体火化,我连狗狗的骨灰都拿不到。”罗小姐说,她无法接受被自己视为亲人的“尼路”在死后得到的是如此待遇。
为了让“尼路”有个安息之地,她有空的时候也可以去凭吊一下 “尼路”,最终,罗小姐和老公做出了一个冒险的决定:趁着夜色将“尼路”埋到湖里区的一个公园里。“本来还想立个墓碑的,又怕被人发现,最后放弃了。”
罗小姐说,她也觉得自己的行为不是很妥当,但她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可火化但无法获得骨灰
近日,导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确实有不少市民曾为宠物的“身后事”发愁过。不久前,住在金尚的市民张先生家里的狗狗老死了,他本想把狗狗葬在小区公共绿化带的边角地带,但刚要动工挖坑,就遭到保安的制止,理由是怕尸体腐烂后影响环境卫生。无奈之下,他只好把狗狗送去集体火化,但是心里有千百个不愿意。而住滨北的董小姐则是把家中的狗狗葬在了家附近的狐尾山上。
家住前埔的单阿姨说,她家养了近十年的猫咪死后,由于实在无处可葬,她只好忍痛把它装进塑料袋,让垃圾车运走。过后的几天,她郁郁寡欢,总觉得对不起猫咪。
康宝宠物医院锦绣分院院长李先生则向导报记者透露,近年来,选择将宠物尸体作无害化处理的市民越来越多,在该院接触的顾客中,占到了一半以上,但是,目前相关部门对宠物尸体实行的还是集体火化,是免费的,但市民无法完整地获得自家宠物的骨灰。
动物园欲建宠物墓园
“北京、上海等城市建有专门的‘宠物公墓’,厦门的宠物数量越来越多,相关部门是否也该考虑设置宠物公墓?使主人在想念它们的时候,有个悼念的地方,从而表现城市的温情和人性化。”市民林小姐对导报记者说。

据了解,从2002年开始,北京有人建立埋葬宠物的园地,2004年以后,国内的几个大城市逐步出现了商业经营的宠物墓地。一种是单纯地为了埋葬宠物赢利建立的,建设得比较豪华,收费也很高,这类宠物墓地发展不好;另一种是依托城市郊区的林业企业,充分利用林区空地发展宠物墓地。
柳暗花明又一村,昨日导报记者则从厦门海沧野生动物园了解到,该园已经计划在翔安的新园区中预留出一块地来做宠物墓地。“只是想法而已,规划都还没有做,具体要做成什么形式还在考虑中,可能主要考虑到的是市民们凭吊宠物的需求。”该园一位工作人员透露说。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