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宠物公墓尴尬生存 无处办理合法手续

随着生活压力的增大,以及空巢家庭的增加,宠物对于现代人的意义越来越大,一些人甚至将宠物视为心灵的伴侣。据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在册宠物数量已超过1亿只,这表示每13个中国人就有1个人拥有宠物。然而,猫、狗等宠物正常寿命只有十多岁,它们也有衰老和死亡的一天。宠物死去后,该怎么处理呢?

在很多人的意识中,宠物死后,家中有条件的找个宠物墓地埋起来;家中没条件的会在某个山上随便一埋,连墓碑都省去了;更随意的抛弃在马路上,不闻不问,像这种做法很容易导致细菌与疾病传播,进而威胁公共卫生安全。因此,妥善处理动物尸体,对其进行高温焚烧处理后,再为其寻找个合适的墓地,不但可以彻底去除尸体上的病菌病毒、做到无害化处理,还可以为饲养宠物画上一个安心的句号。

2015年4月,本报曾报道昆明市殡仪馆将在2016年建成2个宠物火化炉并投入使用。然而,记者日前走访调查发现,该计划暂无进展。而由于国家相关法规尚未制定出台,昆明宠物丧葬业发展艰难,现有的一些宠物公墓都属于无证经营,公墓老板对此有些发愁。

因为爱犬的离世 他决定建个宠物墓园

“当初决定建宠物墓园,是因为一只狗狗的离世。”昆明吾之爱宠物墓园的负责人杨景皓说。

2005年12月15日,陪伴了杨景皓12年的苏格兰犬娇娇,永远地离开了他的世界。“我由于工作很忙,没有很多时间陪它,我觉得很愧疚。它离开我的那天,我哭了很久,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不能看跟它有关的东西。它对于我的意义,比我想的重要得多。但是在处理娇娇身后事的时候,我觉得很无力,我不知道该把它安葬在哪里比较好——在昆明没有这样的机构,我只能把它埋在昆明郊外的一个山头。”杨景皓说,至今一想到心爱的宠物就这样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山头变成一堆白骨,他仍然感到难过不已。

在一次与朋友的闲聊中,他突然想到,在昆明肯定也有许多人同他当初一样,在爱宠离去后束手无策,那自己是否能为像娇娇这样的宠物们建一个理想中的墓园呢?

2016年,杨景皓辞去了原来从事的网络推广工作,准备着手规划建造宠物墓园。今年4月,他与朋友合伙承包的150亩林地已经规划好,宠物墓园开始营业。

在这片林地中,大致被划分为宠物墓园区、果树区和蔬菜种植区,“我希望我们这个宠物墓园不仅是一个墓地,而且还是一个能为宠物和宠物主人带来欢乐的地方。大家可以在祭拜完宠物后,摘些水果和蔬菜,既表达了哀思也放松了心情”。

杨景皓对他的宠物墓园很是用心,每隔一两天就会驱车从昆明赶来,为园区内的植被浇水。“因为我本来就喜欢动物,所以做这些事也不会觉得累。每当我为宠物主人处理完问题,他们对我说‘谢谢’时,我都会觉得很开心。”杨景皓说,也正因如此,他刚相处了一个多月的女朋友和他分了手,“做墓园这个事,别人不能理解很正常。你得随叫随到,忙起来到夜里一两点都有可能。”

解决宠物后事难题 宠物公墓开业1月接单9起

走进杨景皓的宠物墓园,园区内每隔3米就种上一排雪松,在每个占地约1平方米的宠物公墓间,还种上了不同颜色的小花儿。

开园不到一个月,已经有9只宠物在此安葬。公墓对宠物的安葬规格主要分为两种:普通型、豪华型。普通型收费1500元左右(含火化费和安葬费),豪华型收费3000多元。

杨景皓说,其中让他印象最深的,是为一个自闭症男孩安葬一只养了12年的狗。

“男孩的母亲告诉我,当得知狗狗死后,她的儿子直接难过得晕倒过去。”杨景皓回忆,因为男孩患有自闭症,已经七八年没有出过门,这只狗一直陪伴着男孩,成为了他唯一的伙伴。后来狗狗生病,靠领低保生活的一家人,借来了8000元钱为它看病,但狗狗最后还是走了。为狗狗火化的那天,男孩死死地盯着升起的烟雾,痛哭不止,他说他再也不要养狗了……

“做宠物墓园,为的是一种情怀。既然宠物主人愿意为宠物选择墓地,那他们一定也是有情怀的人。”杨景皓说,在将宠物埋葬后,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有一位宠物主人已经来祭拜过两次了。

只见,在一只名为“小小”的宠物犬的墓碑上,刻有“小小,永萦家心”的字样,在小小的名字旁还贴有一张狗狗生前的照片。墓碑前,放着一碗狗粮和两个纸杯,纸杯中分别盛有水和几颗草莓。

无法办理合法手续 期盼相关部门出台管理办法

“生意比预期中的要好很多。”杨景皓说,墓园开业一个月以来,每天都有人咨询宠物安葬的问题。其中,困扰大多数人的问题是如何处理宠物的尸体,“光这个月,我就已经接到了二十多个要求对宠物进行火化的单子。”

但由于杨景皓的宠物墓园一直没能办到合法的经营手续,他的宠物墓园现状很是尴尬。为此,在经营中,他还常被竞争对手以此为由进行骚扰和威胁。

“我最近常常接到同行的骚扰电话,他们有人因价格差异而跟我说‘家有家规,行有行规’,让我别扰乱他们约定的价格区间,不然就‘整’我。”杨景皓很是期待相关部门能够出台相应的管理办法,给宠物公墓行业一个存在的合法依据。

“在修建宠物墓园之初,我一一去工商、林业局和民政局问了,但得到的回复是‘暂时还没有相关规定’。我只能先把能做到的都做了,所以现在暂时办了一个‘宠物服务’的营业执照。”杨景皓说,“在宠物尸体的处理上,我们也坚持做到先火化,再埋葬。为此,我们还专门买了一个火化炉。”

说法

对宠物公墓 国内法律还是空白

在各大网站和贴吧留言中,记者发现,市民对宠物公墓需求不小。

在官渡区经营一家宠物医院的李先生说:“一般在宠物死后,我们都会向顾客推荐一些能够对宠物进行火化处理的机构。因为这些因病去世的宠物,身体内都带有病菌,如果得不到妥善处理,随意扔弃、填埋,就会加大病菌传播的机率,甚至会影响到人体健康。”

“如果价格合适,我还是会选择将宠物进行火化、埋葬。”正在宠物医院内为爱宠治疗的刘女士说,自己养了一只加菲猫,最近还生了三只小猫,“既然养了,我就要好好对待它们。它们生前陪伴了我,当它们不在了,我也应该承担责任,为它们找个固定的安身之所。”

“国内现在针对宠物方面的保护条例较为缺乏,特别是在宠物公墓方面更是一个空白。”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律师孙文杰说,目前,在中国,对于动物的保护实施条例,暂时只是针对野生动物。

记者查询《昆明市殡葬管理条例》发现,第三章第二十条明确:“建立经营性公墓,由建墓单位向县(市、区)民政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申请,经本级人民政府和市民政行政主管部门审核同意并经市人民政府批准后,报省民政行政主管部门审批。”但是,该条例仅针对人。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