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后大批宠物饿死,急缺宠物火化师,最近一个月火化炉烧不停

一个月前,因为疫情的影响,梁军养了8年的一条金毛犬饿死了。

这8年里,梁军换了一份工作,在杭州买了两套房,结婚第二年女儿出生,搬了三次家。不管他住在哪里,都把这条金毛犬带在身边。作为对主人的回馈,金毛在梁军带女友回家不久后就接纳了她,后来陪伴他们的女儿长到3岁。

梁军介绍自己的家庭时常说“四口之家”,其中就包含这条金毛犬。梁军的父母没有跟他共同经历的,这条金毛犬都跟他经历了。

宠物的离去就像一个家庭成员的离开

如今,在疫情下,它饿死了,对梁军来说是一个家庭成员的离去。梁军想在杭州北郊的山林里挖个坑埋它,又觉得这样的处置方式过于粗暴。虽说是条狗,也舍不得随意处置,不希望把心爱的宠物像一件东西那样丢弃。

他在淘宝上找到了专做宠物火化的唐英杰。58岁的老唐从2015年开始做宠物火化到现在,已经送别过几千只宠物,除了常见的狗和猫,还有乌龟、鹦鹉、上百斤的小香猪等。

最近一年找老唐做宠物火化的客户越来越多,除了杭州本地的客人之外,邻近城市苏州、无锡、上海都有客户专程赶来。

在老唐看来,给宠物做火化不是烧掉那么简单。他在宠物火化炉边感受到客人的悲痛,送别的不是一只宠物,而是生命。

体面地送走爱宠

老唐记得去年夏天,一位杭州富阳的宠物主找到他,要对自己刚刚去世的一条拉布拉多犬进行火化。老唐和宠物主约好在杭州余杭区的甘岭水库附近实施火化。火化那天,宠物主叫来了十几个同班同学。原来,这条狗是这个班级的同学们共同养在学校里的。

“宠物是人们心灵的寄托,这只狗也是这个班级学生的共同记忆。”

唐英杰从事宠物火化已有五年,送别过几千只宠物

成为宠物火化师之前,唐英杰开了20年出租车。常年开车,老唐刚过50岁就得了颈椎病,严重的时候天天像落枕,脖子一动就痛。

十几年前,老唐自己养过一只小京巴犬,养了五六年,能听懂人的口令,养出了感情,结果一场疾病夺走了京巴犬的生命。在这之后,老唐没有养过别的宠物。

京巴走后,老唐开车容易走神,加上颈椎不好,干脆放弃了开出租车这份工作。2015年,经人介绍,他成了杭州福派宠物的一名宠物火化师。

“宠物火化大概从2013年开始在杭州多起来。”老唐说,“体面地送走它们一是敬畏生命,二是对宠物主的一种心理安慰。”

火化前,老唐会戴上白手套、口罩,用一张新的石棉布放在打开的炉板上,恭敬地站立在宠物遗体前面。穿戴整齐之后,再给宠物整理遗容,为了安抚宠主心绪,让他们从心理上真正与过去告别。

自从宠物火化流行开来之后,宠物骨灰盒也在网络上走红,现在在淘宝上就有款式多样的宠物骨灰盒,几百块钱一只,稍微高级一点的,上面还会镶嵌宠物生前的照片。

淘宝上正在出售的宠物骨灰盒

宠物的火化炉不大,一条大一点的成年金毛犬勉强能推进去。火化炉用柴油点燃,最高温度可以达到1200度。

火化炉装在火化车上,在哪儿都可以操作。有的宠物主希望在自己家楼下火化,老唐对这种想法都进行劝阻:“在小区里火化会遭人反感,尤其是一些老人,看到火化车就感觉不吉利,很忌讳。”

唐英杰把宠物推送进火化炉

老唐通常选择在杭州郊外进行火化,余杭区的山林一带去的最多,长乐林场、径山镇那边也会去。选择在那些地方进行火化主要是因为风景好,仪式感足。

这即是对往生宠物的尊重,也是对宠物主的尊重。

有些宠物火化后会有彩色的结晶,有点像舍利子。这些结晶釉的呈淡黄色、有的是绿松石色,有的形如珊瑚状,也有形如小粒的玉石,主人又会将情感寄托与火化后得到的结晶之中。

杭州安吉有一处宠物墓地,已存放上千只宠物的骨灰

为了让哀思有所寄托,老唐和朋友在安吉弄了一小块地,专门作为宠物墓地,让它们体面地走,走后有一个体面的长眠处。目前大概有上千只宠物的骨灰,都存放在这块宠物墓地里。

是火化师更是摆渡人

老唐实施火化的动物并非都是有人养的宠物,有一部分是流浪猫、流浪狗,以及车祸死亡的小动物。不管动物遗体从何而来,老唐都加以善待。

他曾接到过一个单子,客户带来一只出车祸死去的小土狗,看不出年龄。土狗的眼睛嘴巴里都是血,身上的毛也粘成了一坨一坨。

客户说,自己开车时不小心撞到了这只土狗,内心有愧,于是打算火化并埋葬它。

老唐用水给死去的土狗洗澡,把身上的血污擦得干干净净,还给它吹干,整理好毛发,看着宛如睡着了。即便是对待最不堪的宠物遗体,老唐也要用最大的耐心去对待它们。

在北京,同样从事宠物火化的80后李超也是如此善待宠物遗体,他专门在淘宝上开了一家名叫“宠慕中国”的淘宝店。做宠物火化工作以来,一共处理过六千多只宠物。

李超开了一家名为“宠慕中国”的淘宝店,专门从事宠物殡葬行业

李超说,他自己的宠物狗去世后送到了另一家宠物火化的公司去处理,但他们只是把狗狗当成废弃物一样扔进焚烧炉。

他决定自己做一家宠物殡葬的公司,善待每一只死去的宠物。帮助客人的宠物去清理身体,尽可能地去恢复到宠物健康时的模样。

宠物火化师也是宠物的灵魂摆渡人

“到现在都不太想去服务跟我们家狗狗同样品种的狗。”李超说,“我怕客人在哭,我也会哭,两个人哭到一块儿去了。”

在李超的淘宝店里,“宠物火化”的标识很明显,更明显的还有“灵魂摆渡”四个字。

他的火化厂规模比老唐的火化车大,还专门设了一个“告别厅”。在告别厅里,宠物主可以对往生的宠物说所有想说的话。

据说在告别厅里呆的时间最长的宠物主,在里面足足呆了8个小时。

有些客人不方便带走宠物火化后的骨灰,李超还为此设立了灵骨塔。

每一只往生的宠物生前的照片都挂在墙上

在杭州,存放宠物骨灰最多的是位于半山的南山讲寺。福派宠物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每年冬至时分,在这间寺庙里,还会举办一场专门针对去世宠物的“祈福会”。

虽说只是宠物火化师,送走它们的那一刻,他们实际上成为了宠物的摆渡人。

宠物入殓背后的疗愈经济

在淘宝、闲鱼等APP上搜索“宠物火化”,都能找到不少开展这一服务的公司或个人。据老唐回忆,早些年他一周只能接到一两单,而现在一个月可以接到两三百单,大多数都是通过电商平台找过去的。

在淘宝、闲鱼上有不少提供宠物火化的商户

火化单量猛增的背后,是宠物消费市场规模的极速扩张。

除了宠物火化外,留下宠物足印、制作宠物标本、复刻宠物模型、保存宠物毛发等服务也悄然兴起。有预测显示,到2020年宠物经济规模有望突破2000亿元人民币。

作为宠物“生老病死”的最后一个环节,宠物殡葬火化服务所折射的是人们对自我心灵的寄托,这种“疗愈经济”随着宠物经济规模的扩大而发展迅猛。

不过,这一行业进入的人不少,坚持下来的却不多。大多数人只看到了经济效应,而实际上只看到经济效益的那部分人是坚持不下来的。

宠物火化师给宠物和宠物主的缘分画上完满的句号

老唐和李超们并没有在宠物火化的生意中赚到多少钱,他们赚到的只是因尊重生命而受到的尊重。

有宠物主在宠物遗体推进火化炉前,在小卡片上写下这样的的寄语:“下辈子,你还要来到我的身边。”

给宠物和宠物主的缘分画上完满的句号,这是宠物火化师们唯一做的工作。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