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天使城宠物墓地忽然消失了

“我们都被骗了,2019年经营这块地的人就跑路了,跑路前还忽悠大家给宠物迁墓地。”日前,刘女士对央广网记者称,由于北京大兴区天使城宠物墓园经营者失联,自己为爱宠购置的墓地如今就“废弃”在高速路边。除此之外,刘女士表示,还有近千个宠物墓地遗留在此。

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城镇宠物犬猫数量突破1亿只大关,消费市场规模也达到2065亿元。料理宠物“后事”成了一门生意,宠物墓园也悄然兴起。而在此背后,行业无标准、经营不规范等问题也逐步显现。2017年11月,央广网记者曾探访过位于北京市大兴区的天使城墓园。淡季每月能有近20只宠物在此下葬,如今为何荒废一隅?宠物“后事”谁来管?行业标准是否明晰?3年后记者再次进行探访调查。

北京大兴区天使城宠物墓园(央广网记者 梁爽 摄)

3年前记者探访宠物墓地今已“荒废” 宠物主人集资续租维持

2017年,央广网记者调查发现,宠物殡葬服务五花八门,宠物墓地价格在几千到几万元不等(此前报道:53.9%的人愿为宠物购买殡葬服务:“僧人”超度加价一万)。为宠物修墓地、刻石碑几乎与人无异,告别仪式花样繁多,“僧人”超度要加一万,宠物墓地坐北朝南“风水”好,需额外加一千。

时隔3年,央广网记者近日再次来到位于北京市大兴区的天使城宠物墓园,这座曾经人来人往、整洁有序的墓园如今已经“废弃”在了高速路边。近千个宠物墓碑、木质凉亭、小栅栏仍在原处,却已处在杂草之中,有些木质的凉亭已经倒塌。2017年,墓园的工作人员曾告诉记者,这里以前是一片果园,2008年才转做宠物墓园,淡季每月能有20只左右宠物在这里下葬,有些宠物主人花费近十万元购买墓地。

记者在现场看到,“荒废”的墓园如今已经被铁栅栏围住,外人无法入内。在围栏的铁门处,一个蓝色告示牌格外显眼:“2018年未按合同交地租租金,故地主与法人张某某解除合同”。

天使城宠物墓园宠物主人设立的告示牌(央广网记者 梁爽 摄)

曾经生意“火爆”的宠物墓园,如今为何“荒废”?记者拨通了公告牌上的电话,对方自称赵先生,他告诉记者,自己也是一名在此埋葬宠物的“家长”,围栏、告示牌和监视器都是由宠物主人们自费集资购买的。“因为之前墓地的经营人跑路了,很多人都是交了很多年的钱,如今也拿不回来了,但是大家的宠物还埋在这里。”

目前天使城宠物墓园已经注销(图片来自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赵先生表示,宠物主人们曾在大兴区法院起诉原墓地经营者,胜诉后,由于经营人一直“失联”,宠物主人们至今也没有获得任何赔偿。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看到,目前北京天使城小动物尸体无害化处理服务有限公司已经处于注销状态,而此公司正是天使城宠物墓园的经营主体。

“我们签租地合同时,土地用途就是小动物死亡做填埋肥料的,不会对环境产生污染。”赵先生称,为了能保护好墓地,宠物主人们一起集资把这两亩地从“地主”手中租了下来,合约期到2024年,未来也计划续租,方便日后看望和祭奠。

赵先生也向记者表示了担忧。因为是宠物“家长”自发组织,自愿缴费的宠物“家长”数量逐年下降,合约到期后还能否筹集到相应的资金继续维持这片墓地,他也没有信心。

经营者联系不上,宠物主人可以“安心”地续租土地吗?是否还会有被“查封”的风险?记者注意到,目前民政部网站公布的《殡葬管理条例》并不涉及与宠物殡葬有关事项。但参考《殡葬管理条例》,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民政部门应当根据本行政区域的殡葬工作规划和殡葬需要,提出殡仪馆、火葬场、骨灰堂、公墓、殡仪服务站等殡葬设施的数量、布局规划,报本级人民政府审批。

其中,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兴建殡葬设施。耕地、林地以及铁路、公路主干线两侧均属于禁止建造坟墓的地区。

记者咨询部分业内人士后了解到,目前民政部门只负责人类的殡葬管理,宠物殡葬并不在民政局的管辖范畴。

浙江晓德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文明对记者解释,单从随意掩埋动物遗体来说,就属于违法行为。根据最新修订的将于5月1日实施的动物防疫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染疫动物及其排泄物、染疫动物产品,运载工具中的动物排泄物以及垫料、包装物、容器等被污染的物品,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处理,不得随意处置。“宠物尸体可能会带有人畜共患的微生物,如果随意埋葬,不仅可能造成相关疫病泛滥,也会危及公共的利益。”陈文明说。

走访经营中的宠物墓地:有商家自称“合法”但仍担心关门

目前,天使城宠物墓园的宠物主人们联系不到经营者,那么其他宠物墓园经营状况如何?

3月23日,央广网记者走访了北京昌平区3家正在经营的宠物墓地。走访中记者发现,宠物墓地多位于农家果园、树林等较为隐蔽的位置。一些商家对于记者提出要看墓地的要求十分警觉,问及经营资质时往往含糊其辞。

北京一处宠物墓地(央广网记者 梁爽 摄)

在一家已经经营近二十年的宠物墓地中,工作人员称,这块墓地是北京唯一“合法”经营的墓地。但是当记者问这个宠物墓地是否能保证长期使用时,工作人员直言,现在行业规则不明朗,所以他也无法保证哪一天会关门。

而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上述工作人员口中的“合法”经营,其营业执照经营范围为“销售动物殡葬用品”。

对此,记者又致电了北京几家提供宠物殡葬服务的公司,当记者问及是否有经营资质时,有些店主直接表示没有资质,也有店主表示营业执照上含殡葬项目,也有商家表现出警觉,并反问记者“你为什么这么关心资质?”另外,还有商家表示不可以提前看墓地,墓地只对已经在墓园安葬的宠物主人开放。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你带宠物了吗?你要是宠物真的去世了你可以看,要不就不要捣乱。”23日,记者按照搜索地址来到昌平区的一处宠物墓地,但是到地图显示位置后发现,院落内一台挖掘机正在进行建筑拆除作业。记者致电商家后,该商家提出上述质疑,“有太多同行都在偷偷学习,想自己做,现在多数宠物墓地已经不对外开放了。”

记者就地图所示位置问询了当地一位村民,他表示自己已经在这里居住了70多年,从来不知道这里有宠物墓地。

相较于三年前商家大胆宣推各种殡葬服务,如今商家会比较“低调”“谨慎”,一般多会先询问宠物身体情况,在确认宠物确实需要墓地后才会介绍相关服务。

为何商家的态度会转变?一位曾经的宠物墓园创办者孙影(化名)告诉记者,“宠物墓园的社会争议还是比较大的,来自外界的压力也特别大,存在不正当竞争。现在很多宠物墓园已经基本不经营了,我的宠物墓园也已经关停了。”

果园“兼职”宠物墓地 有墓园临近北京市饮用水水源

除了缺乏行业规范,宠物墓地的土地性质是否合规?

在北京市一家已经经营近二十年的宠物墓地,记者发现,这座墓园和直接为北京市供水的京密引水渠(一级水源保护区)相距不足300米。

记者参考《殡葬管理条例》,水库及河流堤坝附近和水源保护区明令禁止建造坟墓,但是记者在现场看到,这座墓园中有数以千计宠物墓地,大小不一,走访当天,还有新的墓地正在修建中。

地图测量显示,宠物墓园与京密引水渠直线距离约为266米(央广网记者 张佳琪 截图)

“京密引水渠对北京市供水方面承担着重要作用。”北京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表示,“它不仅连接着北京的水源地密云水库,也承载着部分南水北调的任务。京密引水渠的水主要是提供了北京市民的饮用水,是一级水源保护区。”

针对有宠物墓地临近北京市饮用水水源的情况,记者联系到北京市京密引水管理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宠物墓地位置距离京密引水渠是300米,水源保护范围是100米,所以位置已经在水源保护范围外了。

但是从地图上看,该宠物墓地距离东沙河仅有51米,东沙河的水是否会流入京密引水渠带来水源安全隐患?记者以市民身份致电北京市昌平区水务局,工作人员介绍,地图上虽然显示京密引水渠与东沙河相连,但实际京密引水渠就是一个水渠,与河道不贯通,该水渠也没有分叉。

马军表示,宠物墓地虽然距离饮用水源近,但是超出水源保护范围100米之外,在法律上是允许的。但是也需注意,因为墓地中宠物尸体较多,而且死去的小动物是否带有病原体?土葬是不是简单的填埋?在下葬前小动物是否做好无害化处理?这些问题都不清楚,所以该墓地对周边土壤、地下水造成什么影响,还值得研讨。

采访中,上述宠物墓地工作人员称,宠物埋葬时可以选择火化,也可以直接土葬。记者问及何为无害化处理时,上述工作人员称,火葬就是无害化处理。

而北京市保护小动物协会秘书长华琳在接受央广网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我国使用的动物尸体无害化处理方法主要有四种,即焚烧法、化制法、掩埋法以及发酵法。国家对如何无害化处理动物尸体的流程有着严格的规定,一般需要专业的设备和人员来处理,普通市民自行处理,很难达到国家要求的标准。

农家果园中的宠物墓地(央广网记者 梁爽 摄)

记者还注意到,一些宠物墓地坐落于果园中。《殡葬管理条例》明确指出,禁止耕地、林地建造坟墓。但记者在走访中看到,有商家就利用果园耕地做起了宠物殡葬生意。

“我们当邻居十多年了,没听说过这个(宠物墓地)。”在昌平区一宠物墓地旁边的小商店里,商家对于记者问及周围是否有宠物墓地时表示很惊讶,“埋在这里还要钱啊,头一次听说。”虽然仅一围栏之隔,但是该商家称并不知晓旁边的果园地还是宠物墓地。

上述商家称,那片果园早被承包出去了,没见过什么墓地,平时也没有注意过。

记者也注意到,从围栏外一眼望进去,平坦的黄土地,上百棵果树成林,很难辨认出是宠物墓地。但走进果园里,就可以看到一些果树上挂有宠物名字、生卒年等信息的木质牌子。商家将此称之为“树葬”。

一位老人称这是自家儿子承包的土地,有十余亩,平日里会有人过来把宠物埋在这里。在果园入口处,还有两个较为明显的小围栏,老人告诉记者这是最近刚下葬的宠物。当记者问及果树下埋葬小动物,是否会影响果树生长时,老人称“没关系,果园夏天可以采摘水果,平时作为宠物墓地使用。”

果园可以用来做宠物墓地吗?“宠物墓地用地的属性现在都不是正规的。”曾经的宠物墓园创办者孙影告诉记者,“现在市面上做这一行业的使用的都是租赁地,租用的农民个人或者村集体土地,有农耕地,也有林地。在这个地的基础上经营,其中的不稳定因素就在于房东涨价了、不租了或者不允许从事这类事情了,一旦遭到举报,就会有关停的风险。”

“由于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存在竞争甚至恶性竞争也是正常的。”环球殡葬研究所所长、北京社会管理学院殡仪系客座教授鲍元告诉记者,未来的发展关键还是需要出台一定的规范。

宠物殡葬行业市场需求大 行业监管仍处空白地带

在养宠态度方面,51.7%的宠物主人将宠物视为自己的孩子(图片来自《2020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

记者从《2020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中了解到,2020年全国城镇养宠(犬猫)主人达6294万人,较2019年新增174万。在养宠态度方面,51.7%的宠物主人将宠物视为自己的孩子,其次是亲人,超九成宠物主人与宠物关系亲密。

“养宠物不只是养,还是情感陪伴,还是物质消费,也有生老病死和养老送终,宠物和宠物的主人组成的家庭越来越多,同时也带来了全新的社会问题。”北京市保护小动物协会秘书长华琳表示,宠物殡葬行业已是大城市迫在眉睫的刚需,这不仅是城市发展问题,也是社会问题、卫生问题和环境问题,需要明确哪些部门参与,哪些部门审批,哪些部门协同等等,做到有规可依,有章可循,有源可溯,这也是治理大城市病的一个越来越不可忽略的与人情感有关的问题。

《宠物行业企业数据报告(2020)》显示,目前我国有近2200家经营范围包含“宠物殡葬、丧葬、动物无害化处理”的企业,其中山东省的宠物殡葬相关企业数量最多,超过330家,江苏省超过250家,排第二。

华琳表示,宠物殡葬行业谁来执法,谁来监督还有待明确。她称,目前协会正在制定北京伴侣型动物无害化处理规范、北京伴侣型动物收养规范、伴侣型动物人居规范等相关标准。

谈及宠物殡葬行业乱象,华琳认为和法规政策不完善,缺乏统筹监管与行业标准有关。她称,目前经营宠物殡葬行业的多是无资格、无专业人员的企业,甚至某些企业在进行火化时将废气进行直排,这不光是对宠物主的不负责任,也是对周边环境的不负责任。这些问题有待于行业协会向相关部门沟通反馈,并提出切实可行的适合国情的解决方案。北京市保护小动物协会也在收集一些愿意走向正规的从业者的建议意见,然后从行业的角度制定宠物殡葬行业标准,整理后会向相关部门反馈提交。

关于宠物殡葬行业未来将如何发展,鲍元认为,应当明确宠物殡葬行业的管理部门,并制定相应的法规、政策等,要做到有法可依。而我国各省区市相应的管理部门也应明确责任,让管理有头有序。

鲍元建议,对于宠物殡葬业从业者而言,在法规、监管标准都还是空白的情况下,不妨参考借鉴民政部门人类殡葬管理的标准,也建议参考国外宠物殡葬行业的做法,这样更有利于行业的良性发展。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